当前位置:主页 > 媒体传播 > 正文

从3000万亏到爆仓 卖房还债填坑 一个老总的起落人生

时间:2016-09-18 10:24 来源:甘肃普华投注网 作者:admin 阅读:
甘肃普华投注网经历过牛市的疯狂,股灾的爆仓,王轩觉得,以后不可能更糟糕了。跌到后再爬起,他希望这次自己能放慢脚步。股灾的经历,就当是涅槃重生了。
王轩跟朋友注册公司准备发产品时,他还没有公开业绩,没有基金管理人资质,甚至没有从业经验。那是2014年底,王轩刚毕业一年半,做股票半年。他能拿出来讲的,就是2014年下半年他跟朋友在股市,几十万的本金翻了两三倍。那是牛市起步,半年时间大盘从2000点出头攀升到3000点以上。
 
跟这个成绩相互佐证的,是这半年王轩在朋友圈子已经快被吹成了股神。那段时间他看股票看得很准,跟着他做的朋友都挣了钱,非常信赖他。
 
眼看局面一片大好,王轩和朋友合伙,在深圳成立投资公司。他们在南山区海上世界的招商局广场租下六十多平米的办公室。之前挣的钱作为公司的运营成本。
 
那是一栋5A级写字楼。王轩选了一个跟他生日关联的房间号码,花了十多万买家具布置办公室。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,他坐在办公室就可以看到泊在深圳湾的豪华游轮。办公室紧邻高端住区,王轩每天上班都可以看到豪华汽车往来。他想,如果挣了钱,自己就买辆玛莎拉蒂。
 
 
一个月左右时间,他们通过信托公司发了1000万阳光化产品。加上后期不断有个人户管理,他们在这波牛市期间管理的资金本金近3000万。
 
募资时,王轩会先做做功课,摸清潜在投资人的实力水平,资金量级,发家轨迹,炒股风格。据王轩的观察,很多人炒股都喜欢追求确定性。他们选择某只股票,都因为听了各种消息,比如银行的副行长、上司公司副总、董秘曝出来的信息听起来总是很可靠。“直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都喜欢听重仓一只股票翻了三四倍的故事。”王轩说。他投其所好,跟这些投资人聊资本市场的花边,顺便讲讲自己跟某个董事长、董秘熟悉。有的投资人,钱只要出了自己的口袋,就横竖不踏实。王轩就换个方式,就像保险公司、资产顾问一样去聊天。他2010年上大学时就开始接触香港保险行业,知道怎么去攻客户。
 
1、
 
万事具备,开买。
 
因为2014年“基本没亏过”,也为了让客户更放心,他把止损线设到0.9。
 
王轩从券商、基建类股票开始建仓,一个多月就把净值做到1.2。2015年春节回来,他让身边的朋友重仓东凌粮油[-1.72% 资金 研报](000893),即现在的东凌国际,自己也慢慢买到六成仓位。当时东凌粮油每股12元左右,不到两个月这只股票就冲过了20元,牛市高点一度达到26.17元。王轩在4月7日离场,同时把决定告诉跟随的朋友。当天东凌国际收盘价20.36元。
 
那时候行情实在太好,一不小心拉个涨停板,王轩管理的阳光化产品就是百十万的浮盈。高峰期产品做到了2000多万。“朋友来了,喝泡好茶,抽根好烟,一刷手机,呀,一泡茶喝出了个七位数。”王轩说。
 
在做股票之前,王轩跟一个做IT的香港老板跑关系,做项目。刚开始老板承诺,做成某个项目,工资、股份,都不会亏待王轩。但在事情有眉目时谈到涨工资,老板答应给他从9000港元涨到10000港元。合作就这么结束了。
 
股票市场多好,几个小时下来够之前的王轩跑十年。他自信心无限膨胀。“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好,检验了。”王轩回忆当时的心态时说。
 
 
 
M 2006年入行,原本学通信技术专业。虽然只是个新人,但M入行不久就分享到牛市的红利。公司三个月发一次奖金,不到一年M就攒了十多万元。但M当时并不懂得炒股,没有额外挣到钱。因为年轻没负担,M花钱非常大方。有一次他花1500元买了副眼镜,戴几天觉得并不舒服,随手就扔了。
 
他当时觉得,这个行业太好了,恐怕不会有更好的行业了。到了之后漫长的熊市,M才知道好日子总是短暂的。
在招商局广场,王轩的办公室时常很热闹。这个接待室买了很多上好的茶叶,同时备了五种以上的香烟。投资人,朋友,同在附近办公的证券公司的同行,大家每天抽烟喝茶,谈天说地。M是这期间王轩新结识的朋友,证券公司经纪人。
2014年夏天,银行、券商连续涨停的时候,M意识到牛市来了。他等这样的机会已经等了八年。M想,有什么都拿出来,冲进去。他前后凑了50多万,通过证券公司1:1融资。证监会有规定证券从业人员不能做证券交易,不过避开这个限制并不难。M记得王轩为人“讲究”,他们经常一起,抽烟喝酒打台球,每喝一种普洱茶换抽一种烟。
 
随着账户净值不断创新高,王轩自信得无以复加,连家里大小事务,也突然变得不容争辩,他说什么就得是什么。他的女友G给我讲到一些细节。他们去香港逛街,G看中一款包,在两种颜色之间纠结。王轩说,都买了不就完了?G觉得都挺好看,但有种颜色跟她的钱包不搭。“那就再买个钱包。”去店里挑衣服,他们都直接选最新款。那时候G觉得,家里有王轩,她的工作也就随便做做,挣点零花钱就好了。
 
2015年4月中旬,王轩和几个做投资的朋友开始关注东方园林[-0.46% 资金 研报](002310),他们核算公司业绩,做技术面分析。5月份,他以超过五成仓位重仓东方园林。
 
这就是王轩当时的风格,他非常激进,看重一只股票就会重仓,不过他止损也很坚决。2015年上半年,他通过重仓个股,连续赚钱。
 
2、
 
一切都很顺利,阳光化产品买着买着就翻倍了。王轩日子过得非常滋润。他跟M一起去4S店看车,M看奔驰,他看马萨拉蒂,还交了十万的订金。那真是美好的日子。
 
然而没过多久,5月27日,东方园林停牌了。
 
6月15日,股灾降临了。传言、恐慌,市场疯狂踩踏。
 
回头去看,王轩知道,很多右侧趋势交易者在6月17日就已经离场了。他一直抱着侥幸等待。因为上涨中突然“闪一下”的表现,之前也有过。
 
不过这次,市场完全变了。没利好要跌,有利好也要跌;蓝筹股跌,小盘股也跌;国家队救市,市场依然要跌。期间舆论不断寻找造成股市下跌的真凶,恶意做空,程序化交易,股指期货。王轩还会接触到一些捕风捉影的分析,说派系斗争导致了市场下跌。
 
2014年下半年真金白银地掏了20多万进股市后,王轩开始恶补自己的金融知识,看书,逛论坛,总是担心出乱子。也有长辈提醒王轩,要注意风险,要活得久才好。但他对市场风险,并没有清晰的概念。股灾刚开始那一阵,还有在国外的朋友跟王轩聊天,说大盘跌破20日均线,是标准的牛转熊的形态。他虽然回了“谢谢”,但心里很是不快。“你才转熊呢,你们全家都转熊!”
 
6月,7月,8月,股灾真的来临的时候,王轩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。他做得最多的,是跟朋友一起讨论股市的走向。这种讨论在某些时候演变成抱团安慰,相互鼓励。来一次降准降息的利好,他会买包好烟,坐等行情涨起来。他们不止一次天真地想,这些恶意做空、派系争斗到底什么时候结束?“好像自己(管理)的几千万真的就是大佬作斗争的牺牲品,好像自己真的被潜伏的国外大佬阴了一样。”王轩说。
 
其实当时要是铁了心斩仓,王轩还是有机会跑掉的。不过他没考虑跑的事情,他一直想着去抄底。他中间来回倒了四五次仓,还觉得自己学精了,尾盘才去买。可惜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基本面分析、技术分析可谈了,整个市场已经坏掉了。一不小心,王轩就吃个千股跌停。他的朋友M高峰期做到260万,跑得稍微快一点,离场时还有80多万。
 
8月21日下午,王轩接到信托公司电话,他的产品已经跌破0.9的止损线。王轩有两个选择,要么自己填坑,要么平仓。在净值不断下跌中,王轩看着0.9这条线不断迫近。最高超过2.0的净值,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被反复洗盘,侥幸心理把他一步步推向止损线。他知道当天清算完,产品的净值会在这个边缘。
 
信托公司说,补到0.9只需要20多万。几个月前,一天百十万进出王轩见得多了,20多万,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 
 
那个周末怎么过的王轩已经不记得了,相信对王轩来说,那两天时间要过得慢很多。
 
“星期一开盘跌停,小票一直跌,一点翻身的希望都没有。”王轩说。他从早上九点开始,一直看着电脑屏幕,“基本上早上坐到下午三点都没有动”。
 
接受交易门采访时这件事情刚好过去一年。我问王轩,如果重新选择,他会不会补仓。
 
“再选择一次我肯定还是会补。”他回答道,“不,我想想。其实那已经是在赌一个小概率事件。现在做决定,应该不会补。”
 
收市那一刻,王轩一个人坐在办公室,股灾后扛了两个多月,他的资金和内心都崩溃了。他那天在办公室抽了两包烟。“看着办公室的装饰,茶具,亏那么多钱,欠一屁股债,感觉很恍惚,不相信这是真的。”王轩说。
 
这一切,都发生得太快了。
 
3、
 
在王轩女友G的记忆中,爆仓这天王轩表现挺正常。他还去接G下班,一起出去吃饭。“但是没想到这个冲击,后劲太大了。”G说。
 
长达半年时间,除了处理清盘事务,王轩多数时间都呆在家里,很少出门见人。他长时间彻夜失眠,长了很多白头发。有一次G发现,王轩头皮上一块指甲盖大的地方头发全脱了。
 
为了不让自己糟糕的状态影响女友,王轩每天都努力睡觉。他常常在凌晨一点上床,躺到三点,爬起来抽烟到四五点,躺到七点再起床。好几次G夜里起来上厕所,迷迷糊糊中看见客厅一个暗影,只有一个红点闪着亮光,吓得不轻。
 
阳光化产品爆仓,紧接着就是管理的其它账户斩仓离场。但你也许还记得,王轩五月份重仓的东方园林股灾前停牌了。所以虽然产品停止交易了,但投资人的钱还拿不出来。
 
 
 
总有人追问王轩,言语之间满是不信任。但是东方园林什么时候复牌,王轩哪里搞得清楚?他被这些不断重复的问题一直追问到12月。12月7日东方园林复牌,7日、8日、9日,连续三个一字板跌停,到12月10日才打开。当时他的操作权限已被冻结,信托公司每天挂个跌停价出货。
“现在净值多少了?”
 
“为什么钱一直拿不出来?”
 
“那只股票到底什么时候复牌?”
不管是阳光化产品还是直接通过投资人账户管理的资金,王轩跟投资人约定的都是0.9的止损线。整体算下来,补到0.9一共有近500万的缺口,部分账户是亲友的。
 
从法律角度,王轩不必将净值补到0.9。但权衡再三,他跟朋友还是决定补。他跟朋友一人卖掉老家的一套房子——都是内地省会城市,跟朋友借钱凑了三百多万,部分亲友的钱暂缓,扛过这一轮。收尾工作就是不断地还钱。
 
跟半年前每天百十万进出时的状态相比,此时的王轩经济状况陡然恶化。几个月前他还在考虑买马萨拉蒂,现在存款已经只有四位数了。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消费方式了。
 
再请人吃饭的时候,王轩会预先算算点什么菜会花多少钱,要如何控制吃饭的节奏,才可以避免吃完饭又去唱K喝酒,继续消费。“那就喝酒嘛,把他喝倒,或者把我喝倒。”王轩说。他一度喝酒喝得胃出血。
 
聊到这段,G小心翼翼地问王轩:“还有一个,这个能说吗?”
 
她想补充的是,爆仓后的小半年,家里的开销,房租、水电费、生活费,都是她在承担。那时G已经离开培训机构,自己单干,生源也不稳定。她想,金融毕竟是高风险行业,她还是需要有自己的事业,有稳定的收入来支撑这个家庭。
 
4、
 
爆仓后,王轩整理思绪,梳理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。
 
他意识到,大牛市挣钱,预测神准,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,那不过傻子都能挣的钱。而自己几乎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,就开始发产品了。“回头看,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只知道买买买。只是你去做了,把事情做起来了。”王轩说,“但最恐怖的是什么?最恐怖的是刚开始你赚钱了,而你根本不知道钱是怎么赚的。”长辈、朋友提醒他注意风险,他根本不会认真去思考市场环境、风险管理这些深层次的问题,“赚钱都赚不过来”。
 
如果要继续留在这个行业,信用不能丢,欠着钱日子不会滋润。他也不可能离开深圳,换个城市重新再来。这也是即便卖房借钱,他都决定跟朋友扛住亏损,把净值补回0.9的原因。王轩说,他的确考虑过不把净值补回0.9,因为的确没钱,“反正没人可以拿我怎么样”。但最终他们还是“想留着青山,也想做个好人”。
一年多的疯狂与绝望,自信与自我怀疑,都已经成为过去。无数个不眠的夜晚,王轩反复琢磨,他坚持认为自己身处正确的行业,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未来前景会很好。只不过自己步子迈得太快,进去就被几耳光扇出来了。
 
 
留下来,那就要解决自己的问题。
 
其实王轩不见得非要把自己端起来,走神算子的股神路线。他2013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专业,最感兴趣的课程是China Business。这门课的教授投资A股、外汇、地产,是至今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之一。王轩说自己不爱上学,但可以算爱读书的人,学习能力他是有的。股市失利,还可以换一种方式回来。
 
爆仓后,为了不让自己过得太沉沦。王轩把大部分时间都拿来看书,投资、哲学、企业管理、文学,他都找来读读。从去年九月到现在,他大概看了七八十本书,目前正在看的是《可卡因传奇》。
 
再谈交易,王轩认为牛市后半段重仓个股、小盘股,对他来说是深刻的教训。在他看来,所有技术指标都有准确或者不准确的地方,所有的方法都是盈亏同源,没有万能的盈利方法,没有交易圣杯。而活在这个市场中,交易者一定要对自己诚实,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。一旦逻辑不连贯,这次做好了,下次还是会出问题。重新去定位自己在交易中的角色,王轩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冲浪板,随波逐流,风平浪静的时候就不动。
 
目前王轩跟之前的合伙人和另外几个朋友组成的团队,已经有了新的策略,有过千万的资金在实盘跑。他们建立起一些量化模型,研究资金管理、仓位控制,备案,寻找机会发产品。再跟投资人谈时,他不会再投其所好了。“如果对方不认识你的投资理念,只接受银行理财产品的风险,却想要民间借贷的回报,出了问题来把你公司砸了。你也不能把他怎么的。”王轩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